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搞屎棍

「我跟他無仇無怨,平時也是friend 底,我衰也不見他有任何著數...為何他要這樣做....!?」Peter 呻著 - Peter 所指的「他」是舊同事 John

Peter John 同期出身,工作範疇大不相同。兩人經過了一番打拼,總算升至管理層,兩人感情友好。可是後來 John 離開了公司後,卻不只一次對Peter 團隊「出口術」,既說 Peter 隊伍工作不好做,又教他們跳「草裙舞」,擾亂軍心;幸而團隊相繼對 Peter 坦白,但足以令Peter 大感人性醜惡...

「我真的不知他為何要搞屎棍! 自問跟他平時有講有笑,也從無介入他的工作說三道四,没有什麼犯得著要他報仇雪恨;我和他也已是在不同公司,又一直不是同function,更無什麼利益衝突可言!他自己也是頭目,理應身同感受,知道他這樣煽動對下面影響可大可小呢!」

看著 Peter,只能概嘆一聲這是另一個「因工作賠上友誼」的事例,可悲之餘在職場上也看似是在所難免的宿命。

而「不做損人不利己的事」也看似是人們常掛在口邊的 common sense,但實情是這荒謬的「搞屎棍」事兒彼彼皆是:那可以是因為那人純屬當「花生友」口痕隨口 x 噏;也可以是他出於嫉忌而憎人富貴;亦可以是他活得不好所以想你比他慘令其心理平衡......


也只能說,在這日益混亂的世界中,就算不「搞屎棍」者也得在被人搞前學懂保護自己,也得明白有些人種也真的不能常以常理推測的。


 *文章亦刊於<CTgoodJobs.hk>及<852郵報> 

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

公平

某公司高層最近晉升了一員工 - 他極其量是略帶小聰明,也懂做人說些甜話或高層愛聽的公司八卦花絮討人歡心,絕談不上幹了甚麼亮麗成績;此情此景下,不足一年極速上位引致內部「媽聲四起」......

幸獲晉升的他説:「我過去大半年的努力終於有回報!我的工作既吃力不討好,又比一般人的難做,非常辛苦啊!幸好老闆夠公平,讓我得到應得的回報! 我很喜歡她既靈活又夠體諒的 management style 啊!」

破格晉升他的老闆說:「為何晉升他?他很好又努力啊!他的工作是豬頭骨,之前又有一定工作經驗,所以他是應該要 fast-track !

未獲晉升的同事A 說:「我 x! 我做了兩年也未升,他沒有什麼大事幹過,憑什麼呢?他的年紀和年資也差不多,我也做得不會比他差!他的工作難做?我的也很難啊!」

之前已獲晉升的同事 B 說:「我那時升職有多難你知嗎?又要做呢樣嗰樣... 而家什麼也不用做就有得升?為何公司要這樣虧待我?老闆喜歡就大x 晒嗎?」

其實,在職場上我們在職場上聽到員工們甚愛品評上司 - 可是說到底,甚麼「公平」「好 nice」「like 佢」「好服好 buy 佢」往往只是相對的概念 - 若你是當中既得利益者,那麼上司自然是「公平」,放過屁也是香的;反之,他們做甚麼你也看不順,也是「不公平」的。

作為上司者,說到底,必有個人喜好,偏心亦無可厚非;強如曼聯傳奇領隊費格遜當年也被批評偏私不斷重用其蘇格蘭子弟兵有「廢柴」之稱的費查,直到後期戰績返回正軌及費查表現(相對)有所改善,批評之聲才略見收斂。可是,尤其在一些有明顯客觀標準如跑數的行業,就算擺明車馬捧人也得有個譜,「做靚條數」令其名正言順吧!不然的話,「愛將」反要承受反效果,長期備受質疑和輿論壓力,情况好比當年被老爸力捧的 Juno,任憑他多有才華別人也只會被他買 fans 的嘘聲所掩蓋!


Fast track career 是現今道理層愛用的 term,聽著是多麼的冠冕堂皇 - 可是 track 都未起好的話,又如何 fast ?


 *文章亦刊於<CTgoodJobs.hk>及<852郵報> 

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跳船與放飛機

職場上人來人往,上班後發現不對勁後「極速跳船」辭職、簽了約應承上班最後「放飛機」等事件屢見不鮮;可是往往他們用的理由卻是令人啼笑皆非…… 以下是一些親身經歷或道聽途說的經典例子…

A君說:「雖然我已簽了約,但我想我不能加入你公司了!我在澳洲的媽媽病倒了!我要回澳洲了!」(最終幾星期後,他加入了另一競爭對手,據說人工高二干元;而她媽媽也可能這二千元忽然病好 – 多神啊!)

B君說:「老板,我要辭職了!我在過去一個月很喜歡在這裡的人和事,也很感激,只是我的身體真的很不舒服,需要經常看醫生及長時間休養… 所以我不想連累你呢!」(誰知,萬能的 facebook 卻補捉了他辭職後立刻去旅行「醫病」,並神奇地「康復」番新工 – 勁!)

C君說:「我真的不能過檔了!我辭職時老板說我不能這樣離開他,因他會「好唔掂」;爸媽也說我這樣做很無道義,老公也說我如轉了工便沒有時間陪他會發癲… 總之我真的不能走啊!」(半年後,她忽然再找工作,細問之下原來老板留他時說會升職加薪,最後沒有成事;而他之前的「情義論」也像失憶般隻字不提。)

其實,在現今商業社會,明買明賣,只要是合法的,形形聲聲的跳船、跳草裙舞、放飛機 no show 可謂沒完沒了,也很難界定是否道德或誰是誰非,只能說句「吹你唔脹」 – 當然職場中人如玩得太多上述把戲也可能影響所謂個人商譽 goodwill 變得聲名狼藉也時有發生。只是假若員工如只是在在職期間偶爾詐病說些無關痛癢的大話等,那尚可接受;可是在工作上已無拖無欠的情況下,上述的 ABC 君有必要說一番故事或做一場大龍鳳嗎?畢竟,對企業而言,一切是結果主導,人不再心不再的話,當中甚麼原因毫不重要;更甚者,現今資訊流通發達,「作大」被「篤爆」的機會甚大,一心想著美化自己「放飛機」或「極速跳船」的行徑往往最終弄巧反拙 ,被發現後最終只會更樣衰… 既然如此,又何苦為此殘忍地把家人甚至自己擺上檯呢?倒不如乾脆拿點「吉士」出來型點講真話吧!

 *文章亦刊於<CTgoodJobs.hk>及<852郵報>

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帝皇格與二奶命

在剛過去的一個暑假,足球球迷可謂非常繁忙,皆因兩大洲(歐洲與美洲)的國家杯賽幾乎在同一時間上演;有趣的是,一時瑜亮的當今兩大球王C 朗美斯命運各異:美斯的阿根廷再一次大熱倒灶;C朗的萄葡牙則符符碌碌贏冠軍,確是予人宿命難違的感覺。

雖云命運理應掌控在自己手中,但從「馬後炮」角度而言,有時也真的不得不信邪的:除了美斯數度在國際賽奪亞令阿根廷變「亞軍廷」外,近至法國的基士文,以至德國的波力克,遠至意大利的馬甸尼或荷蘭的告魯夫,皆是屢次只差一點點;更可悲的是有時當他們概嘆多年食白果引退後,其國家隊卻在幾年後奪冠而回,何其悲壯!

相反,一些球員卻好像有著帝皇格般,冠軍總是衝著他而來的:C朗 以球王身份加冕或許合情合理;可是再看遠些,那平平無奇、甚至被另一法國傳奇人物簡東拿笑為 “water carrier” 的迪甘斯卻可在法國最光輝(好彩)的時期以隊長身份兩度奪冠親手捧杯,巧合地法國自始無以為繼,直至今屆歐國杯(也是由他以領隊身份帶領下)法國才差點奪冠;除迪甘斯外,個人認為西班牙的門將卡斯拿斯也是這類package 其實頗一般卻一直「獎接獎」有「大賽命」之流吧!

放諸職場上,這種「帝皇格」與「二奶命」也在事後孔明的角度看來屢見不鮮:比如說你在努力做著的一件好事卻在你走後才見成效;或是你最風光的時侯是在你新老闆上任前;又或是你在搏上位的黃金時代卻總遇上兩個旗鼓相當或「食住你」的剋星;甚至是你自己可以很勁但隊友卻是豬一般的「累街坊」。

相反有些人卻總是就算是「食屎也是食著豆」般好像沒有做甚麼,卻總是什麼彩也向著他的頭掛上;或總是出現在「蜀中無大將」下繼而扶搖直上;也可能是自己平平無奇,但身旁卻有一班得力助手撐著等。

當然這可能關乎個人的性格、事業的選擇以至巴結老細或「抽水」能力(不得不承認有些人彷彿是天生適合在辦公室生存的 “office animal),但這可能正是構成「命格」的原素;這好比歷史的楚漢相爭:看牌面,可能初時誰也想不到英雄蓋世的項羽會飲恨,反之流氓般的劉邦卻可登基吧!

回說足球,殘酷的世界日後永遠通常只記得誰是冠軍,亞軍嗎?對不起,和分組賽出局的球隊差不多- 不太記得...... 當然美斯近年在國際賽拿的亞軍是絕對慘情的:次數多之餘又不幸在決賽屢敗於一些如智利的二線球隊,又有敗家隊友希古恩數次單刀不入,難免心灰意冷嚷著要退出國家隊。

可是,美斯作為球王又在球會級贏盡榮譽,此舉卻有如一名校出身 first hon 畢業的高材生,出來見工卻諸事不順,最後見不成大公司便索性唔搵工般, 未免有點「輸唔起」的感覺。

其實球員職業生涯短促,既然美斯仍屬當打、有氣有力之時,何不去到盡力破宿命 - 成功的話,自然名流青史不致被馬勒當拿之流睇死;就算真是再來一次「亞軍廷」,也至少輸得轟烈得能夠拿亞軍也可拿得令人「刻骨銘心」,不負球王之名吧!


 *文章亦刊於<CTgoodJobs.hk>及<852郵報>


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女中豪傑

男女平等可謂職場的一大議題;當然性別平等跟種族、年齡平等必是值得鼓勵的 - 只是能否真的做到又是另一回事。可是有時聽到某些大公司為了標榜自己是支持男女平等的僱主而在招聘時刻意暗示或明示偏好挑選某性別以達致平衡或多樣化 (gender diversification) 則未必有點為做而做及本末倒置,實屬另類的歧視也。

最近,一公司的經理級員工Sophie 剛產子,而她任職的公司也是出名厚待()媽媽的:既有泵奶房,又允許產婦放延長產假,上班後亦能遲到早退甚至必要時可帶小孩上班等。問她可有用盡所有公司賦予福利時,她笑說:「有些人就有,但我就看情況吧!」她指出,除了 claim 足錢睇兒科婦科醫生或泵奶的一些生理上的需要外,可以的話,她也盡量工作如常 business as usual - 蓋因她本身事業心重,也想博紮在事業更上一層樓。

「其實很多公司總愛說自己關懷或善待女員工,一部份固然真的是基於人性考慮;但當中說穿了也是為企業自己形象包裝;像我這類每天在 frontline 打仗的員工 ,遲到早退或 work from home 等長遠對實質工作總有影響,老板多開明看在眼裡也會打折扣;更何況作為經理級,就算有些特權、無人嘈也好,總要以身作則,否則如何服眾?」她指出,女人產子後往往予人 hea 做或專注家庭的感覺,所以更要做到足或不要煞有介事的常掛在口邊才能不會被人口實或標籤。但那很辛苦吧?「那一定吧,但除非我的心態是無所謂 hea 做,否則有心做好份工的話便是自己要解決的問題啊!總不能太多個人藉口,或是又要心散hea做又要型要上位吧!」

最後她更稱很多人一方面很 buy Emma Watson 說不要世俗地太形象或標籤化男性和女性、要男女平等,但另一方面又不斷要求更多體諒或優待女性的措施,她個人反認為兩種概念在本質上是有點矛盾吧。

結果 Sophie 在放完產假後不久便升職加薪了 - 而我亦深信這和她的魄力及心態不無關係 - 畢竟職場與革命一樣 - 不是「請客食飯」,也是英文所謂的 No mercy 啊。

當然上述 Sophie 的理論未必是為所有人認同,可是在小弟面前,她絕對是一女中豪傑,也型棍得令我汗顏,也急急跑回公司努力一番啊。


 *文章亦刊於<CTgoodJobs.hk>及<852郵報>

2016年6月2日 星期四

破格的用人膽識

viutv開台轉眼已有兩個月的光景,坊間評價好壞參半。品味與口味向來主觀,因此小弟反有興趣看看其用人的策略與膽識。

演員方面,除了 Now TV 的二三線固有班底,viutv 起用了好幾位港視捧紅的主要演員,既慳水慳力之餘,也令至今不獲發牌的王維基諷刺婉轉地達到「造福電視業」的初衷 - 只是變了為他人作嫁衣裳罷了。

當然從市場學角度而言,viutv marketing positioning 甚至比港視是清晰的:反傳統,中產,年青一輩:這從他們在節目時間安排(十一時播自家劇、一星期播兩次)、風格(劇情節奏緩慢兼含蓄 - 中產/偽中產是也)、題材之偏峰或踩界(如女子格鬥或清談節目中的核突大懲罰等),以至善用網上評台催谷(像韓劇未開台已「豪畀你」免費網上任睇) 便略知一二。其策略之相對破格,與viutv 用人之破格可謂一脈相承。

以他們的總經理魯庭暉為例,此子四十未夠,也不是什麼影視紅褲子出身,因此當viutv剛宣佈以他為台長時,也傳來不少聲音。可是小弟曾在某些場合跟魯台長碰面,發覺此子帶點藝術家性格又有點「串嘴」之餘,幽默得來思路也敏捷清晰,風格有點像鬼才導演彭皓翔之流。之前報章訪問他時也提到,他是香港屋村仔出身,後經努力在不同國家及行業打拼,可見他既「貼地」,也有一定國際視野(節目編排也趨日韓或美式風格),更有一種初生之犢的衝勁,在沒有包袱某程度上可解釋 viutv 何以較大刀撥斧或去得較盡。

事實上,起用台長夠破格,亦令這「破格」風氣由上而下,因而viutv 也起用了一些新晉導演、監製(如那被各譽為港板 Kano 的棒球電影點五步新晉導演陳志發),也允許一些獨立製作單位或媒體 (third party content provider) 在其平台播放實驗電視節目,既能節省資源,又可給予未成名者一個機會,亦能開拓不同風格節目,達至雙贏。


因此,viutv的節目是好是壞,有待探討;但至少肯定和原有的不同,亦即是有得揀。再者,它亦給予了有志創意工業的人多一個平台; 當然一齊最終還是要看收視、節目質素和口碑吧!可是我又覺得在這成王敗寇、任何事都講求快回報、零風險的年代,有膽識肯冒險起用和提攜新人而令他們有機會上位者,本身已是值得尊重;比如任憑你如何喊打去季帶領曼聯成績和表現皆不濟的雲高爾也好,也總不能否定他帶起那幾位如連加特或華舒福等新星的功勞吧!


 *文章亦刊於<CTgoodJobs.hk>及<852郵報>

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

Old Seafood

Old Seafood ,取其諧音「老屎忽」,可謂職場其中一個不朽的詞語 蓋因這類人跟「擦鞋仔」或「鹹濕老板」一樣,在辦公室生態內是永不「絶種」的「動物品種」。

綜合多人在公司內碰到不同極品級Old Seafood 的經歷,可綜合其以下特質:

自戀加妄想症:Old Seafood 大多本身是有點料子,畢竟沒有利用價值公司也不會讓他們呆那麽久;可是基於某種條件,未能再上一層樓。他們一方面會清高地告訴你是他自己選擇不升職或無盡全力 hea ,但另一方面又會處處炫耀著自己如何捧到現時的「高位」。另外 Old Seafood 也帶著一點自我陶醉的浪漫英雄主義,就算擺明是被發放邊彊也好,他們也可把「賴死唔走」視為「全世界都想我死但我都屹立不倒」的被逼害心理 吊跪的是,他們其實口中一直說著自己要滿不在乎……

以老欺小 真老闆恰下屬,某程度上是「硬食」;可是 Old Seafood 往往愛恰一些年資淺但又不是隸屬他們的同事拿著數;要你幫手時,就打人情牌「是時候幫一下阿哥家姐了」或「我叫你幫手是為公司,不是為自己」;到你請他們幫忙「回禮」時,他們又回告訴你「不合規矩」或「要是我幫了你,你就不能成長,因那是害了你呀!」再說之前也是這樣幫他們吧?他們會理直氣壯地說:「那你可以選擇唔幫啊!」就算自己是明顯理虧也好,他們總喜用一句萬能 key 「我在這裏做了這麼多年,仍肯跟你說話是袋錢入你袋啊!」!但有趣的是,Old Seafood 深諳公司人物關係,只會選擇性 bully 人;要是你有後台或上位中的,那便有福了 他們最多是背後酸溜溜的說你兩句; 因為對著你,他們還是會「肴底」的。

愛説是非 真老闆固然通常是老,但我們卻甚少稱他們 Seafood – 始終人是功利的 - 我們通常只會「尊稱」一些位不是最高但資歴深、愛耍大牌的同事為 Old Seafood – 他們往往是自命不凡、有志難伸的一羣,心態難免有些不平衡;因此一有機會,他們是最愛講古,說是非或說三道四; 而新人無何奈何地則往往是他們最佳的「聽眾」- 最慘是不想聽也要畀反應啊。

馬後炮 蓋因 Old Seafood 多無實權,但又愛顯露自己有料,實則為花生友一名,口頭禪往往是:「我一早預了這事會發生」「如果是我去做這事就 xxxx」「我以前 xxxx」等,以示自己把世事也看透了!當然,講是最易,也是最 cheap

主觀愛標籤: Old Seafood 在同一公司環境或崗位呆得太久,以致目光狹窄,永遠只要自己認知的一套放在任何人身上,容易妄下判斷一概而論,如說「這人一看就知一定不行」,「A學校/公司出來的一定是好」等 最後當然往往自打嘴巴,然後扮忘記自己說過什麼。


總括而言,各人職場際遇和目標各有不同,老經驗者也不應一刀切被當成Seafood; 可是作為一在機構工作較長的資深員工,也實是很容易不自覺做一些Seafood 的行徑,理應加以自我警惕。而遇上 Seafood 的朋友,除了有著一般「敬老」的美德外,在情理兼備的情況下,也不妨狠一些 say no,以免成為被Old Seafood糾纏的獵物。

 *文章亦刊於<CTgoodJobs.hk>及<852郵報>